您现在的位置:万博娱乐官网>> 特色专题>> 心理健康>>正文内容

我是个幸福的人吗?

我是个幸福的人吗?

  刘景忠

  幸福生活说难就难,说不难一点都不难。

  我所追求的幸福非常简单:内心感到宁静、充盈和满足。但是仔细想想,我的幸福标准又不是那么简单。宁静容易,充盈满足也容易,但三者同时兼备,就不那么容易了。

  于我而言,要想“宁静、充盈和满足”同时兼备,只有一种可能:读万卷书,行万里路。说得通俗一点就是:书籍浩若烟海,我想多读点;世界这么大,我想多看看。

  这显然是一种奢望。

  因而,我所追求的幸福看起来触手可及,实际上却遥不可及。

  云游天下、行万里路既然不可能,那我就只能努力追求幸福的另一半:读书写作。

  我目前的状态就是在生活的烦恼和读书写作的快乐中穿行。前者是我必须承受的,后者是我必须追求的。前者占上风的时候,我就处在苦恼中;后者占上风的时候,我就处在快乐中。我几乎每天都要做的事情是:努力让后者占上风。然而却常常失败。

  生活中的烦恼大多是无解的。

  家有86岁的岳母,老年痴呆多年,大小便不知,且胡言乱语,一日三餐需要喂食。尽管妻子尽心照料,但岳母的情况给家人所带来的诸多不适和不便是显而易见的。比如,家中总是有挥之不去的老年人大小便的气味、岳母的无意识喊叫对外孙造成的影响、照料岳母使得妻子每天疲惫不堪,等等。

  岳母在早些年对我们家的付出无法计量;岳母中年丧夫,把妻子和孩子大舅、二舅拉扯大,经历了诸多艰辛。因此,她到了这个年龄,出现了这些状况,都是我们应该也必须承受的。当然,照料岳母的重担主要由妻子担当,我不过是打打下手而已。

  家有三岁多的外孙,顽皮好动,不好好吃饭,不爱学习,女儿为此十分焦虑。外孙的生活起居,一日三餐,幼儿园送接等,主要由妻子来完成。因此,妻子在照料岳母的同时,还要带外孙,辛苦+辛苦=异常辛苦。为了我的读书写作,妻子尽可能地为我创造条件,早上不喊我起,晚上不干扰我。但当外孙在家时,我便无法睡懒觉了。只要他起来了,便会到楼上我的卧室,拉着我的手说“爷爷,起来,爷爷,起来!”;我带外孙时手里常常拿着一本书,忙里偷闲读上几页,但外孙会夺下我的书本说“爷爷不能看书”。我以为,这也是我必须承受的。因为外孙想要爷爷陪伴他,何错之有?当我出差在外时,哪怕一两天时间,我就会非常想外孙。想见外孙而不能见的时候,我常常在宾馆里就感到心里难受——想他想得心里难受。当女儿拨通我的手机让外孙说话,外孙张口就来的一句话往往是:“爷爷,我想你!”电话这头的我,早已流下了眼泪。我的内心脆弱柔软到这种程度,常常被妻子骂我没出息。

  家有两个女儿。大女儿的工作辛苦而且常常不开心,令我焦虑;小女儿一个人在南京读书,无论什么事情都需要自己应对,让我牵挂。我对两个女儿的要求都是四个字:健康快乐!但她俩常常告诉我一些不快乐的事情,我却无法帮她们排解。每当大女儿回到家,一边上楼一边喊着“儿子,宝贝,妈妈回来了!”,每当我出差到南京和小女儿见面,她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的时候,我的心里顿时阳光灿烂。在不经意的时候,幸福感就这样突然降临了。我是不是真的很没出息?

  写到这里,我突然想到,幸福的标准应该再加上三条:一是亲情的温暖,无论我在何处,徐州的某个小区里,总有一盏灯为我而亮;二是有我想念的人,除了家人以外,其他不可细说;三是有想念我的人,除了家人以外,这个细说不可以。

  写下以上文字的时候,我想,如果用不太高的标准来衡量幸福,那么,我也算是个幸福的人呢!


【字体: 】【收藏】【打印文章